你現在的位置:
首頁>> 黨建工作 >> 專題教育

《淮南子》廉政理論擷英

發布時間:2013-12-10 來源:本站 撰稿人:管理員 閱讀:

作者:周懷宇

中國歷史上,商周時期就萌發廉政。春秋齊桓公、管仲曾經成功地推行過廉政,可惜沒有理論總結。秦漢時期,被視為雜家著作的《淮南子》較早關注到廉政,并且進行了理論闡述。但是,《淮南子》關于廉政的理論闡述,寓于其雜家論述中,如同碎銀鑲嵌在《淮南子》各卷,不太引人注意。本文試從《淮南子》各卷擷拾有關廉政的論述,梳理勾勒其廉政理論的主要輪廓、內容、特色,以期發掘《淮南子》這部歷史文獻中關于廉政理論方面的學術貢獻。這不僅有利于進一步認識《淮南子》學術價值,對于深化認識中國廉政思想史也不無意義。
現存通行本《淮南子》,或稱《淮南鴻烈》 21 卷。其中關于 的論述有 31 條,關于 的闡釋與批評 47 條,這些資料的內容涉及政治、經濟、文化、軍事、道德等方面,深刻揭示了 及其 廉政 的內涵。依據資料分析,其廉政理論的內容集中在五個方面。
一、闡述了廉政的歷史根源
中國歷史上的廉政是怎樣產生的?《管子》記載的齊國廉政,沒有回答這個問題。《淮南子》用歷史的眼光,分析廉政產生的社會歷史根源,觸及到社會經濟的深處,《淮南子》廉政理論由此顯示了唯物論色彩。
《淮南子 ? 本經》說: 古之人,同氣于天地,與一世而優游。當此之時,無慶賀之利,刑罰之威,禮義廉恥不設,毀譽仁鄙不立,而萬民莫相侵欺暴虐,猶在于混冥之中。
這一段話意思是說,遠古沒有 廉政 ,人類在天地間呼吸生存,整個世界自由自在。人們相互沒有慶賀,沒有刑罰相加,不需要制訂禮義廉恥等加以制約。人與人之間, 莫相侵欺暴虐 ,沒有暴力,沒有欺詐,沒有戰爭,沒有凌虐。但是,《淮南子》指出那樣的時代 猶在于混冥之中 ,是一個混沌的世界。今天,我們可以解釋,那是社會生產力低下,是人類社會歷史的原始階段。
隨著社會歷史發展, 禮義 廉恥 等道德理念,逐漸產生。特別是春秋時期,各種學術思想活躍,各種策士言論游說于諸侯國。《管子》中記載的齊國廉政制度正是誕生于這一歷史時期。《管子》記載的 廉政 ,提出了治國的 四維 論,即四條治國大綱: 禮、義、廉、恥 。齊桓公采納并且推行了《管子》的政治主張,齊國很快強盛。《淮南子 ? 本經》篇分析了這一社會現象,指出:
逮至衰世,人眾財寡,事力勞而養不足,于是忿爭生 ,是以 貴仁 貴義 貴禮 貴樂 立廉恥 ,這些辦法 可以救敗
這是《淮南子》對于春秋時期廉政誕生的精辟總結。其中, 衰世 ,針對 禮崩樂壞 的東周王朝而言,齊國打著周王的旗號,提出振興 禮義廉恥 ,產生了包含 廉恥 意義的廉政。廉政的根本目的是什么?《淮南子》一針見血點明了要害,是要解決 人眾財寡,事力勞而養不足,于是忿爭生 的社會矛盾。《淮南子 ? 泰族》進一步闡述: 民無廉恥,不可治也;非修禮義,廉恥不立。 也就是說,統治集團為了調節 人眾財寡 的社會經濟矛盾,為了 救敗 救亡,推出了廉政的一系列措施,用來治理社會,鞏固政權。按照《淮南子》的這一闡述,可以得出一個重要結論,廉政是調節社會經濟矛盾的產物,適應社會經濟要求登上了歷史舞臺。
《淮南子》關于廉政根源的闡述,在理論層面上具有重要的學術價值:其一,首次闡釋了廉政是社會歷史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,廉政具有歷史的屬性。其二,首次把廉政和社會經濟發展的要求聯系起來,觸及了廉政的經濟根源。其三,這一闡述具有一定的實踐意義,啟示人們,廉政是在一定歷史條件下產生的,也將隨著社會歷史的發展而發展。廉政自身必將在社會經濟、文化發展中,創造出適應各個歷史階段的新形式。綜上所述,《淮南子》從認識論上,為改革和發展《管子》的廉政模式,提出了理論依據,從而也為自己闡述新的廉政理論掃除了思想障礙。
二、闡述了 的新內涵
推行廉政,必需確立 的概念。什么是廉?《淮南子》沒有正面詮釋。但是《淮南子》研究 概念,提出了兩個新的內涵,是為《淮南子》廉政理論的組成部分。
1
、區分 的社會屬性
關于 的屬性,《淮南子》特別強調 的社會屬性,反對把人的自然屬性,也就是與生俱來的本能與特性混同為 。區分這兩個屬性,在社會實踐中,有利于區分 非廉 乃至于 的界限,以便對廉政作出正確的判斷。
《淮南子 ? 說林》舉例說: 馬不食脂,桑扈不啄粟,非廉也。 意思是:馬不吃油脂,桑扈(高誘注:是一種侯鳥)不吃五谷 ,這些都不能夠說它們 ,而是它們的自然本性。《淮南子》進一步解剖說: 饑馬在廄,寂然無聲;投芻其旁,爭心乃生。 說明饑餓的馬,遇到了它們喜愛的草料,立即就會相互爭奪。反面證明馬與扈鳥 不食脂 不啄粟 的自然屬性,不能夠與廉相聯系。人類社會也一樣,《淮南子 ? 說山》舉例說明, 琬琰之玉,在?茨嘀?中,雖廉者弗釋。 這一現象的原因很簡單, 美之所在,雖污辱,世不能賤 ,廉潔的人見到美玉也不舍棄。這是 廉者 自然屬性的一面,是人類愛美的本性。我們不能夠以此來判斷那位 廉者 不廉 。但是,超越了具體的環境,美玉如果有了主人,而不是藏 在?茨嘀?中 ,廉者 弗釋 ,那就要受到社會道德的審判,事物就會發生本質的變化。
《淮南子》又進一步從不同的地理環境,分析 的社會屬性與自然屬性之間的區別。《淮南子 ? 精神》篇中列舉一個很典型的事例,說: 越人得髯蛇(筆者注:有胡須得大蛇),以為上肴,中國得而棄之無用。故知其無所用,貪者能辭之;不知其無所用,廉者不能讓也。 中國自古幅員遼闊,南北差異很大,不同的地理區域,不同的社會環境,有各種本土習俗。南方人喜歡吃蛇,北方人不愛吃蛇,這個社會現象至今猶存。由于生活習慣的差異,南方人捕到蛇,作為美食佳肴;北方人抓到蛇,認為沒有什么用處而丟掉。能不能判斷北方人丟掉蛇是廉的表現?很顯然,《淮南子》認為這與 馬不食脂 屬于同一性質,不具有廉的意義。據此,《淮南子》從一般意義上立論說: 貪者能辭之 ,是因為 知其無所用 ,不能只看到 能辭之 的表面現象,就判斷為 ,把 貪者 變成 廉者 。同樣的道理, 廉者不能讓 ,是因為 不知其無所用 ,在未知的前提下,不能夠只看到 不能讓 ,就判斷為 ,把 廉者 變成 貪者 。《淮南子》把 能辭之 不能讓 ,都視為人的自然屬性,無所謂 ,從而區別了的廉的社會屬性與自然屬性。
《淮南子》的這一總結,進一步從社會根源揭示 的本質, 是植根于人類社會土壤的一種精神事物,是與社會歷史緊密聯系的。衡量 的尺度,必需依據社會歷史和社會環境,不同的歷史時期,不同社會環境,判斷廉的標準差異很大。這是《淮南子》廉政理論的重要貢獻。
2
得其得者 ”―― 廉的最新詮釋
《淮南子》詮釋 的另一概念,是從經濟的角度,闡釋了 在社會財富分配方面的含義。這是《淮南子》廉政理論的新內容。《淮南子 ? 原道訓》說 所謂樂者,人得其得者也。 意思是,在社會財富的分配中,每一個人得到自己應該得到的一部分,這才是快樂的。《淮南子 ? 原道訓》又加深說明 夫得其得者,不以奢為樂,不以廉為悲。 這里,廉與奢,都是針對社會財富的分配而言。分配多一點為奢,少一點為廉。無論廉與奢,都是 得其得者 ,即是合理所得。這與先秦思想家們的認識相比較有了很大的飛躍。《論語 ? 季氏》記載孔子曰: 君子有三戒 及其老也,血氣既衰,戒之在得。 朱熹解釋說 得,貪得也。 《淮南子》所謂 得其得者 ,否定了 貪得 的一面,強調其合理的所得,這是思想上的突破。《淮南子》的 得其得者 ,并不局限于物質財富的分配,也包含精神消費的分配。《淮南子 ? 原道訓》進一步剖析了社會財富分配的各種消費形式,說: 所謂樂者,豈必處京臺、章華,游云夢、沙丘,耳聽九韶、六瑩,口味煎熬芬芳,馳騁夷道,釣射?h?{之謂樂乎? 意思是說,一定要居住在京臺、章華,游覽云夢、沙丘這些繁華的地方,耳聽《九韶》、《六瑩》這樣美妙的音樂,口嘗美味食品,馳騁平坦大道,射獵珍禽奇鳥,這才叫做快樂嗎?《淮南子》這一闡述,不僅拓展了 社會財富分配 包括精神消費在內的廣闊層面,也對社會分配的認識提出了新鮮的思路:對于自己應該得到的社會分配,無論多少,既不要歡喜,也不要悲哀。 或者 ,都是合理的,都是 得其得者 。換言之,只要 得其得者 ,就是 ,無論得多得少。這意謂 ,也允許擁有很多財富;廉,不等于貧窮。《淮南子 ? 說林》篇進一步闡述了這一新的內涵,說: 人有盜而富者,富者未必盜;有廉而貧者,貧者未必廉。 意思是廉與貧窮沒有必然的聯系,辨證地詮釋了廉與貧富之間的關系,認為廉者能夠身居貧寒,也可以擁有財富。 琬琰之玉,在?茨嘀?中,雖廉者弗釋。 并沒有說 廉者 不能夠得到這塊美玉,廉者可以參與追求合理的財富。但是,《淮南子》要求廉者的境界應該是 廉而能樂,靜而能澹
三、提出儒家思想為廉政的思想路線
《淮南子》闡述的廉政理論,其核心內容是用儒家思想改造先秦的廉政理論,顯示《淮南子》廉政的理論基礎及其理論的創新。
1
、民無廉恥,不可治也 ―― 鮮明地提倡 廉政
《淮南子 ? 泰族》篇繼承《管子》思想,提出 民無廉恥,不可治也 ,認為民眾是國家的主體,民眾沒有廉恥觀念,國家就無法治理。接著,又進一步提出: 非修禮義,廉恥不立。民不知禮義,法弗能正也 無法不可以為治也,不知禮義不可以行法。 凡此等等, 深刻闡述了禮義、廉恥、國家機器三者之間的關系,構造了廉政理論的三項主要內容。這也是《淮南子》樹立廉恥觀念,主張推行廉政的基本出發點。《淮南子 ? 主術》篇加強這一方面的論述,把廉政與天時地利聯系起來,認為 清靜無為,則天與之時;廉儉守節,則地生之財。 意思是推行廉政,會帶來天時地利,增加財富,促進社會經濟發展。《淮南子》如此推崇廉政,主張加強廉政,優化政權,這在漢初王霸雜之的政治舞臺上可謂獨樹一幟。
2
、非修禮義,廉恥不立 ―― 改造 四維論
《淮南子 ? 泰族》篇中提出 非修禮義,廉恥不立。 強調用儒家的禮義來確立廉恥觀,用 禮義 支配 廉恥 ,用儒家思想主導廉政。這一觀點與《管子》的 四維 論有所不同。《管子》 四維 論中提出的 廉、恥 禮、義 是并行的四條理論綱領,相互之間是并列關系,其思想淵源于文武周公之道。《淮南子》改革了這一點,把 廉恥 理論置于 禮義 的范疇之中,確立了二者之間主從的邏輯關系,把 廉恥 統一到儒家倡導的 禮義 原則中來。這是一個鮮明的變化,反映了兩個問題:第一,自孔子、思孟以來,儒家學派的思想理論逐漸成熟,正在被社會所接受,并且對社會產生深刻影響;第二,漢初以來儒家思想路線正在逐步形成 獨尊儒術 的政治路線。《淮南子》強調 修禮義 立廉恥 ,既是對于儒家思想路線的選擇,也是促成儒家思想路線上升到 獨尊 地位的力量,這些都有利于漢初加強中央集權統治的要求,因此是順應歷史潮流的。特別是漢武帝時期, 禮義 制度已經成為維護統治集團利益的原則精神,《淮南子》強調以禮義為先導,樹立以儒家思想為主體的廉恥觀,不僅確立了廉政思想的新原則,也體現了《淮南子》廉政理論促進社會歷史轉折的特點。
3
、強調用儒家思想進行廉政教育
《淮南子 ? 泰族》篇提出: 法能殺不孝者,而不能使人為孔、曾之行;法能刑竊盜者,而不能使人為伯夷之廉。 又列舉孔子師生的廉潔行為說: 孔子弟子七十,養徒三千人,皆入孝出悌,言為文章,行為儀表,教之所成也。 在孔子的弟子中,最富裕的是子貢,而子貢卻能夠廉潔自律(下文詳述這一點)。《淮南子》充分肯定了儒家禮義的精神力量,從而認為禮義是廉政教育的原則精神和思想武器, 非修禮義,廉恥不立 。明確指出這一方面的教育,是國家刑罰不能夠替代的。《淮南子》特別舉例贊揚諸子百家中賢人的廉潔,說 曾子立孝,不過勝母之閭 曾子立廉,不飲盜泉;所謂養志者也。 意思是說曾子主張清廉,口渴也不飲盜泉的水,旨在培養廉潔的志向,遠離污濁的事物,時刻保持自己的清廉的品格。
四、主張歷史地辨證地施行廉政
《淮南子》提出 廉有所在,而不可公行也。 這是《淮南子》廉政理論中獨特的論點。其意思是,廉潔的德行是客觀存在的,但是廉政不能夠無條件的普遍推行。《淮南子》闡述這一立論時,講了孔子評論自己兩個學生的故事:一是子路 受牛謝 ,一是子貢 不受金 。這兩個故事揭示了魯國 廉政 的得失,從而闡述了辨證地推行廉政的思想。《淮南子》借孔子之口,闡明了這一思想的基本點:推行廉政必需注意歷史背景,必需與社會經濟文化的實際發展水平相一致,才有利于社會政治經濟發展;超越了社會經濟文化的實際水平,廉政的社會效益就小,甚至會出現消極的影響。魯國廉政中的兩個故事深刻說明了這一點。
1
、子貢 不受金 ”―― 孔子批評不合國情
《淮南子 ? 道應》說:
魯國之法,魯人為人妾于諸侯,有能贖之者,取金于府。
子贛贖魯人于諸侯,來而辭不受金。
孔子曰: 賜失之矣!夫圣人之舉事也,可以移風易俗,而受教順可施后世,非獨以適身之行也。今國之富者寡而貧者眾。贖而受金,則為不廉;不受金,則不復贖人。自今以來,魯人不復贖人于諸侯矣。 孔子亦可謂知禮矣。故老子曰: 見小曰明。 ’”
《淮南子》記載的這個故事中,首先介紹了魯國的法令,當時魯國規定:魯人淪為其它諸侯國奴仆,有人能夠將他們贖回來,國家就給予金錢獎勵。接著介紹了子貢從別國贖回魯人的事跡,回來卻拒絕了國家的獎金。最后,記述了孔子對于這件事情評論:認為子貢不接受獎金,是錯誤的。批評子貢不應該只追求自身品德的完美,而損害了國家的大事。魯國的國情是富人少,窮人多。國家獎勵國人贖回奴仆,增強國力,這是關系強國的大事。子貢不接受獎金,體現了自身的廉潔,但是不利于魯國這一國策的順利推行。孔子主張每一個都要向圣人學習,圣人做一件事,可以改變風俗,教化人民。成為后世典范。魯國大多數人沒有子貢這樣的經濟能力,子貢拒絕獎金,別人無法效仿,其后果是從今以后沒有人能夠從別的諸侯國那里贖回魯國的人了。
《淮南子 ? 道應》著眼于廉政的實際社會效益,認為孔子批評子貢是正確的,對孔子觀點給予充分肯定,認為孔子思想符合禮的原則, 知禮矣 。認為孔子思想深刻,善于觀察微小的事物,洞察廉政對于社會的影響, 見小曰明
2
、子路 受牛謝 ”―― 孔子贊揚說 勸德
《淮南子 ? 齊俗》篇記載說: 子路?漳綞?受牛謝,孔子曰: 魯國必好救人于患
這個故事的大意是說,子路援救溺水的人,主人以牛作為酬謝,子路接受了這樣的報酬。孔子評論這件事情說: 魯國從此一定會養成救人患難的風氣。
《淮南子 ? 齊俗》又把子貢 不受金 和子路 受牛謝 兩件事情進行對比,進一步引用孔子的評論,說: 子贛贖人而不受金于府,孔子曰: 魯國不復贖人矣。 子路受而勸德,子贛讓而止善。 也就是說,子貢和子路的行為,對于社會產生了兩種截然不同的影響:一是 止善 ,一是 勸德 。子貢的行為帶來了消極影響,子路的行為產生了積極的影響。
《淮南子》最后得出自己的結論: 由此觀之,廉有所在,而不可公行也。 也就是說,推行廉政不能夠違背客觀歷史實際,不顧歷史條件。考察《淮南子》的推行廉政的總體思想,必需注意兩點:一是歷史地推行廉政,也就是強調廉政是歷史的產物,不能夠忽視廉政;一是辨證地推行廉政,強調按照歷史條件,依據國情制定相適應的政策和措施。不能夠把國家的獎勵視為傷廉,更不能夠與貪婪混為一談。這業是《淮南子》廉政理論中的新鮮內容。
五、用廉與養廉
在如何任用人才方面,《淮南子》較為深刻的總結了任用 廉士 的理論。首先《淮南子 ? 泰族》篇中在闡述 英俊豪杰 各類人才的 21 條衡量標準中,提出 廉足以分財 是其一。其次《淮南子 ? 兵略》篇中以軍事人物為例,闡述了廉士的長與短,認為: 仁勇信廉,人之美才也,然勇者可誘也,仁者可奪也,信者易欺也,廉者易謀也。 簡潔鮮明地指出 廉士 和其它各類人才一樣,有其兩面性,這就要求用人者要善于用其所長。
以軍事上的守城為例,《淮南子 ? 泰族》篇中闡述: 用兵者,或輕或重,或貪或廉,此四者相反,而不可一無也。輕者欲發,重者欲止,貪者欲取,廉者不利非其有。 也就是說,在軍事活動中,廉者強調穩妥,不貪圖自己能力達不到的東西,這是廉者在軍事活動中表現出來的特性。如何利用這一特性來任用軍中的廉者呢?《淮南子》主張 廉者可令守分,而不可令進取。 這一觀點不免于機械,卻抓住了任用廉士合理一面。
《淮南子》除了總結任用廉士的理論,也總結了養廉的理論。
《淮南子 ? 覽冥》篇中,形象地比喻說, 金積折廉 ,意思是金銀器物錢幣等貯藏久了,也會因為銹蝕損壞邊角。引申到社會生活中,廉士也不能夠逃避這一規律。廉士生活在一定社會歷史階段,是社會歷史的產物,與社會歷史實際相聯系。在私有制社會中,物欲橫流,各種社會矛盾交織在一起,所有的廉士都必需接受社會歷史的洗禮。作為執政者,既要提倡立廉、興廉,也要采取各種措施養廉、保廉,才能夠保障廉政實施。《淮南子》不僅提出來養廉的主張,也總結了養廉的各種措施。選擇主要的內容介紹如下。
第一,建立養廉制度。《淮南子 ? 詮言》篇說: 天下非無廉士也,然而守重寶者必關戶而全封,以為有欲者之于廉,不若無欲者也。 這是一個非常客觀而又通俗的比喻,意思是國家貯藏重金和財寶的錢庫、倉庫、寶庫,都任用了廉士看管。但是這些寶庫的門窗仍然嚴密加鎖,收藏寶物的包裝上還要加上封印,這是為什么?《淮南子》認為,人是有欲望的,那些門窗、鎖鑰、封印等等無生命的東西,無所謂欲望,采取這些措施,實際上建立健全相應的保管制度,有利于自我監督。這里,《淮南子》不是否定廉士的作用和意義,而是強調加強類似 鎖鑰 ”“ 封印 等等管理制度,這些制度的設置,既有利于保護 重寶 ,既是制約廉士的措施,也是保護廉士的措施,最終保護國家的錢財不受損失。
第二,主張 不入市 。市,就是商品交易的地方,即商業市場。這里泛指經商。經商難免計較利益得失和利益大小,所以《淮南子 ? 說山》篇說 不入市,為其?F(傷害)廉也 。意思是說經商會傷害清廉的美德。漢代市場經濟漸漸興盛,《淮南子》審視社會實際,指明了這一點,實際上也是保護廉士的措施。這里缺少對于商業的正確認識,顯示了一定的局限性,其養廉的理念,值得肯定。
第三,對貪婪提出警示
與廉政相對立的概念是貪婪、腐敗。這不僅有害于廉政,而且直接損害國家的利益。有些君主,之所以 殘亡其國家,損棄其社稷,身死于人手,為天下笑 ,也是由于貪婪。《淮南子 ? 精神》篇中列舉了歷史上 5 名諸侯國的國君,由于貪婪而導致身敗名裂,喪權失國。 夫仇由貪大鐘之賂而亡其國,虞君利垂棘之璧而擒其身,獻公艷驪姬之美而亂四世,桓公甘易牙之和而不以時葬,胡王淫女樂之娛而亡上地。 意思是:狄國的君主仇由因為貪求大鐘的賄賂而亡國,虞國君主因為貪得垂棘之寶而被晉軍所殺;晉獻公因為貪戀驪姬的美色而釀成晉國四代禍亂;齊桓公因為貪吃易牙進獻的人肉而身死尸爛,不能及時下葬;胡王因為沉湎于女色而丟掉了豐饒的土地。因此《淮南子》總結說: 使此五君者,適情辭余,以己為度,不隨物而動,豈有此大患哉? 也就是說,假使這五位君主,能夠適度控制自己的欲望,以正常的需求為限度,不受外物的誘惑而貪求,又怎么能夠釀成這么大的災禍呢!《淮南子》從反面論證了推行廉政必需從陶冶品格開始,立足于國家興亡的高度,提出了立廉和養廉的深刻意義。

2005 10 2 于安徽大學

上一條:


聯系我們 | 后臺管理 | 站群系統管理幫助

皖ICP備16017541號-2    皖公網安備34040302000301號   版權所有 淮南第四中學   電話:0554-2136088   地址:安徽省淮南市金家嶺路淮南第四中學

h无码动漫无遮挡在线观看免费-亚洲成a人无码亚洲成a无码网址-三级三级久久三级久久-秋霞网首页